您当前的位置 : 新昌新闻网 >> 新昌人文 >> 人文丛谈

行吟唐诗之路

2020/06/11 08:44

来源:新昌新闻网

  剡溪馆闻笛

  (唐)丁仙芝

  夜久闻羌笛,寥寥虚客堂。

  山空响不散,溪静曲宜长。

  草木生边气,城池泛夕凉。

  虚然异风出,仿佛宿平阳。

  此诗以江南水乡剡溪馆闻笛而写得有边塞气象。诗题以闻笛起笔,地点则在剡溪边。夜久闻羌笛,起笔就与众不同。深夜听笛,或夜深了还在听笛,所听之笛声又不是江南水乡所常见的轻歌曼舞之声,而是西北少数民族边塞之地才有的羌笛之声。又因为晚上听到,故他所处的环境也被笛声所虚化,故下句言,寥寥虚客堂。一下子把读者视角和听觉拉近到西北边塞的氛围中,几乎因音乐而使边塞之气扑面而至。的确,音乐是一种能幻化听众所处环境的特殊感觉,而作者正写出这样的感受。接着他又把幻化环境更加扩大。山空响不散,剡溪山水,都沉浸在笛声之中,而且久久不散。溪静曲宜长,是说剡溪水波无声,静静流淌着,与羌笛的声音融合在一起,是一种更加纯粹的音乐境界。此四句写的是因笛声营造的氛围。下面则写其感受。草木生边气,城池泛夕凉。这也许是一个夏秋季节的晚上,或许有边塞之气,因为笛声,就更加明显了,城池也显得如在西北城池中。最后作者说,虚然异风出,仿佛宿平阳。异风当指边气,平阳也指西北平原地区甚至大漠风沙之间的城池。这是一首写听音乐感受之诗,其与众不同,在江南之剡溪山水,被他写得富有塞北气象,而不是剡溪原有的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景象。这里或许寓意着作者希望赴边疆建功立业的宏大志向也未可知。唐诗中写音乐的诗所在多有,但如此写,而且写剡中诗,却不多见。

  其实作者不是塞北诗人,据记载,丁仙芝,字元祯,曲阿(今江苏丹阳市)人,唐开元十三年(735)登进士第,仕途颇波折,至十八年仍未授官,后亦仕至主簿、余杭县尉等职,好交游,其诗仅存十四首。

  送阎校书之越

  (唐)丘为

  南入剡中路,草云应转微。

  湖边好花照,山口细泉飞。

  此地饶古迹,世人多忘归。

  经年松雪在,永日世情稀。

  芸阁应相望,芳时不可违。

  这是一首送别诗,阎校书要去越州,作者写诗送他。而其所写的,又是越州风景名胜之地,就是剡中。从这首诗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白居易所写《沃洲山禅院记》中开首说的话:东南山水,越为首,剡为面,沃洲天姥为眉目。其实正是唐代诗人的共识。故此诗首句即言,南入剡中路,草云应转微。一入剡中,气象就不同了,连草云都富有诗意,那是草色连云的地方。下面作者所写,都是剡中景象。湖边好花照,山口细泉飞。剡中是鲜花盛开之地,鲜花种类也多,好花可能是荷花,照人眼目,山口即是清泉飞流,这说的眼前景象。其实非仅此也。这里是名士高僧云集之地,古迹更多,世人多因仰慕高风,流连忘归。接着写经年松雪在,永日世情稀。松雪经年,是一种高贵品格的物化,故名利心之类的世情,应该会忘却。芸阁应相望,芳时不可违。还是说的是高情逸致,不可相违背。从这首诗中,其实更多地体现了作者自己对于剡中的向往和流连之情。

  丘为,生卒年不详,字、号均不详,苏州嘉兴(今浙江嘉兴市)人。事继母孝,常有灵芝生堂下。累官太子右庶子。致仕,给俸禄之半以终身。年八十余,母尚无恙。及居忧,观察使韩滉以致仕官给禄,所以惠养老臣,不可在丧而异,惟罢春秋羊酒。卒年九十六岁。与刘长卿友善,其赴上都也,长卿有诗送之,亦与王维为友。《全唐诗》收他诗十三首。

作者:唐樟荣编辑:张春毅

版权申明

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,均为新昌县融媒体中心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新昌新闻网"。联系电话:0575-86032180
  • 我爱新昌APP

    我爱新昌APP

  • 我爱新昌微信公众号

    我爱新昌微信

  • 我爱新昌APP

    FM884天姥之声

  • 我爱新昌APP

    新昌少年派

南京国泰人防装备股份有限公司 天津体彩网 中国正宁 光明网理论频道 创见资讯(上海)有限公司
中国物联网 中华纺织网 安源管道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吉林建筑大学教务处 嘻嘻哈哈 广州栋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三禾集团 浙江帅丰电器有限公司 玩家网新闻频道 360游戏盒子
百度